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上了被包养的骚女
上了被包养的骚女

上了被包养的骚女

这个事至今回忆记忆犹新,刺激颤抖。想想自己当时真是年轻生猛。记得那是苹果4s刚出来的那会儿。

  那年的初秋。我在广州番禺市桥工作。每日充实并不忙碌的工作,以至于下班闲暇时精力充沛,不是三五成群去酒吧喝酒,就是一人躲在宿舍微信漂流瓶附近人啥的。记得那会儿微信微商卖药的打广告的还都全部未兴起。纯纯的网路到处充斥着淫乱的奢靡。只要你胆子大,敢去约。都能约到的。故事就从我某天去当时的1881酒吧说起。当时我跟几个同事去的。这天不是周末人并不多。 推杯换盏之余便是玩微信搜附近人。酒吧劲爆音乐,三点式美女直接吧台上热舞,这样奢靡的气息让我沉沦。赚的两个辛苦钱都花费掉了。不过倒是快乐。年轻嘛!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棒磨成针。终于让我搜到一个几百米内的女子。果断加了。几分钟后通过了。简单寒暄几句,得知她先前也在这个酒吧玩耍,只是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她说她顺德过来的。从加到她的那个晚上到后来的几天我们便是不停的微信上聊天,相知相熟。

  她四川人,31岁了,被包养,金主是顺德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中年人。经营着一家小型房地产公司。我们无话不谈,很是投机。偶尔也开开小玩笑,讲讲小段子。逗的她哈哈大笑。有天晚上刚下班8点多我问她晚上有没空,她问干嘛。我说想见你。没等她回复我。我补了句我非常想跟你疯狂的做爱。片刻过后,她说我挺直接的。我说直接点好,男人在要做大事的时候千万不可以扭捏作态。含糊。我说我这两天跟你聊这么多,你又这么漂亮。我是真心真意的想跟你做爱。她说哪有我这样的人。我感觉她心里同意了,已经等待我的。便趁热打铁。我说你在哪儿,要是方便的话我去你那儿呀。小会儿后她说我在顺德碧桂园,你过来吧!于是我出门赶紧拦辆出租车直奔顺德碧桂园了。不算太远,四十分钟的样子便到了。车途中我一万个忐忑,紧张。心想会不会遇险,被她金主发现,尽管内心有很多的不安,但最终还是淫欲战胜了这一切。当来到碧桂园的大门口。让我这个来自于四线城市的小青年傻眼了。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小区啊。到了小区里面还得坐巴士。小区配备的免费的。顿时感觉有钱人真好。她告诉我南区xx号b座,于是按照她的指引我便乘巴士到了这里。下车一看,全都是别墅。又让我傻眼了。全部连排的别墅都长差不多一个样子,别墅别墅间道路的整齐,绿化的整齐,温和的路灯,宁静不煊杂的环境。我不禁的感叹。言归正传。我问她我到了哪栋啊。她说每栋的正门口都有门牌号,你细心观察下。于是我便仔细寻找了起来。找到了。站在她家门口我顿时紧张害怕起来。心里又刺激。带着这样不安心情,我按了门铃。在等待她过来开门的这一小会儿,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我得收住,既来之则安之。内心鼓励自己别怕。等到她开门探出脑袋的这一刻,一切的不安烟消云散。江疏影,对,就是江疏影。像极了江疏影。我们眼神交流四目相对简单问好后,她迎我进来。我才打量起她来。不仅长的像她,就连身材身高都像她。我喜欢极了。

  当天她穿的一条灰色的微杏色连衣碎花长裙,脚底一双银色的镶水钻的平底凉鞋。感觉好清纯小文艺。我自然是又再喜欢极了。她带我到了大厅。房子格局环境不作表述。我们便在一楼大厅坐了下来聊天。过程不表。当时了解后不知觉到了12点多,她没有一点要安排我去睡觉的意思。我估计是对我不感冒。毕竟我自身硬件不够。我着急了?这么好看的江疏影不会操不到吧?说真的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我们尴尬宁静了一会儿,我便豁出去似的。我说这么晚了,我们去休息吧。她哦的一声。我说一起吧明天我还要上班呢!我说我都来了别嫌弃,有惊喜哟!这句话逗乐了她。她说还有惊喜啊。我说有,你跟我一起去休息就知道了。于是她就领着我上二楼了。我想这应该是次卧。倒也大。里面有单独的洗手间。无心参观她的别墅,进入房间我俩心理活动不表。直接讲激情片段。她先洗的,洗后穿的一件黑色吊带裙没戴奶罩,性感极了。然后她靠床上打开电视不停的变换着电台,或许在压抑克制自己紧张情绪。我洗完后便直接还穿着内裤进房间,她看了我,说你个子不高,身材倒也匀称。这显然是在她心里加分。我心想是马上要被自己不是非常想的对象操。无非这也是一种对自己的宽慰吧!想到这里我想待会儿一定要把你操上天入地,飘云端。于是我就上了她的床。主动的来了。我把她放倒使得她平躺在床上,与此同时我拿起电视遥控调到静音状态。左手揽着她的脖子,侧着贴着她的身体。右手轻轻的大幅度的在她身上抚摸着蜻蜓点水式的。隔着她的质地很好的蕾丝吊带裙。一会儿在内在外,一会儿又一大把的隔着衣服抓着她的大奶摇摇晃晃抖抖。喜欢极了。我就仿佛几十年没碰肉的饿狼。上面我嘴巴也不闲着,不停的啃她吻她脸颊耳朵耳后,下巴。不带口水的。我想这是我原则。在这种没有沟通情况下你绝对不可以口水。大多数嫌弃,更不要去碰触约炮对象嘴唇。都说女人的逼可以随便给人碰,但是嘴唇只给自己爱的人碰。这都啥歪理啊。哈哈。几分钟后她显然动情,身体微微颤抖,时而微抬,头也微微仰起闭着双眸。嘴里发出几乎听不到的呻吟声,此时分不清是她心跳声还是呼噜声,。情到深处。我自然是更大胆更粗鲁更男人些。我便用右脚用力的蹭她的大腿,右手直接粗鲁的从肚子的吊带裙裙摆处往上摸索探索,一直到透过吊带处直接赤裸裸的抓住她奶子用力搓揉,使它毫不客气的在我手掌里变形,时而拇指和食指配合着的拨弄着她的奶头。直到奶头立正站起。阿啊嗯嗯,她身体更大幅度的颤抖上下起伏。她动情多几分我便多得寸进尺更男人几分。我开始的差不多整个人压了上去。她还是害羞的抬着头闭着眼睛在享受着我的爱抚。我跨坐在她双腿上,开始仔细观察了起来。好一个美人儿。性感的吊带又是我所喜欢不能抗拒的黑色,胸前两个鼓鼓的奶子仿佛衣服都兜不住,要跑出来似得。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都不能用言语来表达我的心情。片刻后我便弯下身体,腿分开她双腿。叉在她两腿间,使我整个人压她身上。我把她的奶子从衣服的束缚里扒弹了出来,浑圆饱满的奶子,奶头粉红不大。少女气息般的,尤物啊。欣赏过后,我两指交替的上下拨弄过后。我燥热的嘴唇毫不客气的吃了上去。闰吸,牙齿轻轻的咬,舌头上下快速的舔弄,舌头围绕奶头周围打圈,无所不用其极,18招挨个全部用上。我投入我入戏。吃奶子间隙换气我不由自主的也啊啊的舒服呻吟起来。伴随着我如此贪婪的吃着她奶子。她也开始的呻吟起来,身体娇喘的扭动的更厉害。嗯嗯啊啊。双腿也不由自主的乱动着,为了让她双腿可以互相的搓着,我又侧躺过来,还是进攻着奶子,右手可以腾出来。我伸向她裙摆下面的逼地带。直接摸去,湿哒哒的,咦怎么感觉直接摸到了逼肉。带着疑问我手更贴近的探索去,原来这骚逼穿的是开档的内裤。为了证明我的想法。我便起来望去,她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半透明的开档的小内裤。开档好。都不用脱,直接可以把鸡巴塞逼里操。她的逼毛像是修剪过的呈一个倒三角的形式,逼毛粗长,整齐不杂乱。小小的黑色蝴蝶阴唇。顺势我拨开她那两片黑阴唇,里面粉红的皱褶嫩肉,嫩肉蠕动,潺潺小溪水流湿润,这里就是孕育生物的通道。她用手用力拉我,被我看的害羞了。我顿时又趴到她身上继续胡乱的狂吻着,奶子脖子胸前肚子肚脐,疯狂的她也回应着我,抓我的头,头发,肩膀,手臂,床单。此时我们不在拘束。一会儿她把我侧翻压身下,也疯狂的亲我肚脐到我奶子这一带。阿啊嗯嗯啊啊。 我们不停的这样交错着。几回合下来。我也忍的难受,鸡巴如钢铁般的坚挺。我重重的把她压身下,分开她的双腿,脱掉蹬掉我自己内裤。正准备挺起直入,这是她一个惊醒,套。床头柜。我也反应过来。拿到套戴上。握着对准她湿漉漉的逼狠狠的捅了进去。前戏做的足,鸡巴毫无受阻力的进了去,一层一层的湿滑的嫩肉壁。包裹着,温暖着,湿润着。明显能感觉到它的紧实湿滑。我便细细品味一番,不舍的的大力抽插。缓慢的进出,一进阴道壁的嫩芽肉随着往里挤压,一出,肉芽也仿佛的往外带。肉芽仿佛有嘴似得咬着我的大鸡巴。嗯嗯嗯啊啊呜,我动情的温柔的操着她,她嗯嗯的呻吟起来。这时我凑到她耳边说,小姐姐小姐姐。这是惊喜这是惊喜。她嗯嗯啊啊的回应着我,好舒服你的好大我好喜欢,不要这样的,你快点的。我就当没听到不理会她继续缓慢的操着。她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肩膀,身体都弓了起来,说快点快点猛点,我受不了了,快快点。我说小姐姐你得求我,这是惩罚你,我知道我刚开始并不想跟我做爱。她说都是我不好。我说人不可照相,水不可斗量。不能光看外表的。她跟我说对不起。我说对不起没用。晚了我得罚你你得求我。她说怎么求啊。我跟她说你得说大鸡巴快用力操我的小骚逼。她棉花粉拳的捶了捶我后背说我坏。我说你不说我没力哦!这时我使坏的用力快速的操了几下便不动了。她疑惑的看着我。我故不做声。嗯啊嗯啊呜啊啊好舒服,你好坏,不要折磨,你的嗯嗯的大嗯嗯鸡巴嗯啊啊快快嗯用力的快快的嗯嗯操我的嗯小骚逼。快快,不要停,嗯嗯不要停我好舒服,要上天了。被你操真舒服。嗯用力操我。我还要。,嗯嗯以后还给你的大鸡巴操。听到她这样胡乱淫语,我也受不了,鸡巴在她逼里更硬了几分似得我开始猛烈的大力快速的操,冲锋。啪啪,噗嗤噗嗤,鸡巴跟逼结合处的啪啪声,逼水在逼里被大鸡巴搅动的噗嗤古迹声噗嗤噗嗤古迹,嗯嗯啊啊大嗯鸡巴嗯啊啊啊哦好厉害,操的我嗯嗯啊啊好舒服,大鸡巴干死我,呜嗯嗯哦哦,好舒服,我要丢了我要来了,要死了,快快。嗯嗯。我便更用力,汗如雨下的我俩此时全身都浸透,床单也被不知道是汗是逼水也湿了一大片。我们还是不管不顾的继续疯狂的操着。全程就这么一个传统的姿势。嗯嗯嗯快快,阿啊快给我,阿啊我来了我来了大鸡巴我来了伴随着她几阵的抽搐抖动她高潮来了,逼里一紧一缩一夹,哇太舒服了太爽了我便全神贯注的再疯狂的做着最后冲刺,阿啊啊啊我来了我要射了。于是我紧紧趴她身上让她紧紧搂着全身湿透的我,我说抱紧点。阿啊啊伴随着她逼肉的紧夹吸,隔着套子,我全部射在了塞在她逼里的套子里。射后好一会儿我趴她身上,喘着气,休整。过后我们都平躺床上,聊着天。等待身体上的汗水干涸。这个晚上我们操了两次。

  第二天早上她把我拉起来去游泳。 游完泳我吃过早餐就回市桥了【完】